中文版       ENGLISH
銷售熱線:020-84554400
首  頁 關于銘慧 新聞中心 研發中心 產品展示 技術服務 合作伙伴 采購信息 人才招聘 聯系方式
新聞分類
銘慧動態
行業資訊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行業資訊
王懷寶:給中國牛奶穿上漂亮的“旗袍”
發布者:admin    時間:2010/8/20 10:59:05    點擊:7247

      

王懷寶:給中國牛奶穿上漂亮的“旗袍”

       藉著廣州利慧包裝有限公司的LWG新品鑒定會的機會,《番禺廠商》記者對中國奶業協會顧問王懷寶先生進行了專訪。

  王老是中國奶業界的權威,有40多年從業經驗。他曾在三元食品公司擔任要職,此外還在多家大型企業擔任顧問、理事等職;1999年主編《中國奶業五十年》,2002年主編《中國乳業指南》;現為中國奶業協會顧問。

  通過對王老的采訪,記者發現這位爽朗的資深“老奶業”,不僅對中國奶業的發展相當熟悉,對奶業相關的包裝企業同樣保持著高度的關注。

  番禺廠商:您這次到番禺來主要是出席利慧包裝有限公司的LWG產品鑒定會嗎?

  王老:我關注利慧多年了,這次主要是過來看一看。因為利慧自它誕生以后,我一直關注它。我們這次來主要是想深入地了解一下利慧十年來的發展,他們的進步和他們取得的成就,這是我們所關心的。

  作為我本人來講,過去是中國乳業協會的理事長,后來是中國奶業協會的副理事長,現在是奶業協會的顧問。所以從我個人來講,對我們中國奶業的發展和一些相關行業、企業,我都比較關注,特別是關于乳品的包裝。

  包裝這個問題,和我們人的服裝是一個性質的,人需要服裝,怎么樣更方便、更實用、更美觀、更漂亮。乳品、飲品的包裝也一樣,甚至更為嚴格。怎么保持食品的質量、新鮮度,保持它的營養,并且能在常溫下去保存,就是我們所說的無菌包裝。這對我國來說還是一個新課題,也是一個大課題,和我們中國奶業發展緊密相關的一個課題。

  番禺廠商:中國不是還有其他很多同樣做包裝的企業嗎?為什么您從一開始就這么關注利慧?

  王老:從包裝行業來講,1979年瑞典的一家大公司(利樂)進入了中國,至今30年了。這個公司的包材以及設備對中國奶業的發展起到了一定的積極的作用,這是必須肯定的。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作為我們這樣一個國家,完全依賴進口的技術、進口的材料、進口的設備,是不太正常的。所以就面臨“怎么樣發展民族的包裝產業”這樣一個問題。

  我們國家這樣的包裝企業不下百家,很多、很亂。一邊是外國的公司占有了90%的市場;另一邊可以說我們有很多廠家,但是它們的技術含量不高,參差不齊,質量也不能完全保證。這是一種不正常的現象,它對行業的健康發展帶來不利的影響。

  根據我對利慧的了解,我認為利慧在吸取、總結國外一些企業經驗的基礎上,能夠開發、研制出適合我們國情的設備。進口設備的造價很高,這個成本最后都是轉嫁到消費者身上。所以“如何發展我們民族的無菌包裝工業”是擺在我們面前一個重大的課題,特別是在“三鹿事件”以后安全擺在了第一位。我們的政府、企業都是第一責任人,包括我們的養牛人。如果我們在方方面面的工作都做得很好,最后在“衣服”上沒穿好出了問題,太不值得了。所以要發展我們民族的乳品包裝產業。

  利慧從過去的10年當中確實是做了大量的工作。我跟他們公司的技術管理人員溝通過,我們必須開發、研制適合我們國情的包裝設備。

  雖然在最近10年里奶業有了很快的發展,但是我們必須看到,中國還是一個貧奶國家。

  2008年中國的牛奶人均占有量才27.5公斤,僅相當于世界牛奶人均占有量的四分之一。我們說中國是一個大國,但在這一點(牛奶人均占有量)上就不是大國了。2006年溫總理考察重慶時,在江北區魚嘴的重慶光大奶牛科技園題詞:“我有一個夢,讓每個中國人,首先是孩子,每天都能喝上一斤奶。”總理的夢,一下子就把中國的人均年牛奶的消費量提高到182.5公斤。他說,中國人,首先是學生,每天喝上一斤奶。咱就打一斤奶來算,一天一斤,一年365天就是182.5公斤,多么宏偉、多么令人向往的目標!當然,這個夢的實現還要走很長的路。

  奶業發展需要我們的農民、企業養更多的牛,產更好的奶。但不能用桶、用盆端到市場上的,必須包裝起來。這得需要有我們自身的、民族的包裝工業作為支持。這是很重要的問題。所以今年利慧創立十周年(利慧創立于1999年8月1日),對他們是大慶,更重要的是過去十年所取得的成就如何在這種新形勢下、“三鹿事件”后、中國奶業再起步、再發展的過程中發揮它更大的作用——這是個很現實的問題。我覺得他們在很多方面已有創新和獨到之處,申報的專利已達6項之多,是很可喜的。另外我還聽他們介紹說一些外國公司看到他們(利慧)的成就、進展,表達了與利慧合作的意向。這個意向就說明了利慧十年來的成熟與成就,我們不要看不起自己呀。所以我就想在我們廣東、在番禺有這樣一個企業,很可能有那么一天,放一顆衛星。

  番禺廠商:放一顆衛星是怎么理解呢?

  王老:就是利慧的成就、發明,它的自主創新會給整個行業帶來影響,對中國的包裝行業帶來影響。這點我是非常有信心的。

  所以我們這次來番禺,一是祝賀他們,二是督促他們,讓他們在現有的基礎上更快、更好地發展,做強、做大,真正成為我們民族包裝工業的帶頭人。

  番禺廠商:根據您的經驗與了解,能給我們簡單概括中國奶業發展的情況嗎?

  王老:從我所關心的這個行業來說,最快的發展就是在最近的這10年,在前50年,奶業的發展是比較平穩的、是穩步的發展。但是在最近的10年,特別是1998年以后,發展的速度是空前的。我們每年的增長幅度在兩位數,并且有的年份是2字頭,有的是3字頭。這樣快速的發展,確實令人感到既欣慰又不安。我作為一個老的奶業工作者,在政府里工作過、在企業里工作過,同時也在這個行業(乳業)里工作過,所以我對這個行業有一種非常特殊的感情。我常開玩笑說,可能我是屬牛的,所以對奶牛、牛奶有特殊的感情。牛的精神可嘉,奉獻精神——吃的是草,擠出的是奶。引用我們已故的知名營養專家于若木的話就是“牛奶給人以營養、智慧、力量與健康”。我覺得從這兩點來說,我對這個行業及其發展確實有一種特殊的感情。

  前50年,中國奶業基本是一條直線,平穩地發展。最近10年是一種快速的、甚至是高速的發展,這是前所未有的。當然,去年的“9·11”三鹿事件劃上了一個句號,這對中國奶業來講是一個災難性的事情。但是它同時也是我們中國奶業發展的一個新起點。

  番禺廠商:新的起點怎么理解呢?

  王老:因為作為事件本身,告訴我們的政府,告訴我們的企業,告訴我們的養牛人,同時也告訴了我們的消費者:怎么樣安全消費、健康消費?明白了這樣一個問題。

所以這是在最近10年快速發展的基礎上,現在已經進入恢復期——正常發展的路上,這是非常好的。這是從奶業發展來說。

  但是跟奶業發展相關的包裝行業,它的發展、它怎么去適應?因為現在看,食品的安全是第一位的,《食品安全法》已經出臺并已開始實行了;另外關于奶業健康發展的一些政策也將出臺,我們正在修訂的有關奶制品的標準預計在下半年就會出來。這些無論是環境或是條件,都從多個方面來保證這個行業的健康發展。可是現在我們就想到一個相關的問題:奶制品做得再好,怎么樣有一個好的包裝來保證奶制品的質量?這個問題不是今天才出現的。

  番禺廠商:您在1999年曾主編《中國奶業五十年》,至今也一直關注中國奶業的發展。一路走來的中國奶業有什么困難讓您印象較為深刻的?

  王老:今年是我國建國60周年,我們看都了中國奶業發展的成就——跟自己比,成績很大很大;但同時也應該看到中國奶業發展的差距——跟世界比,差距很大很大。半個世紀多了,我們牛奶的生產水平、人均占有量還很低,總理的夢要圓還很艱難,還有漫長漫長的路。

  為什么說最近10年奶業有了這么大的發展?主要是我們國家政策提出了農業結構的調整。過去的農業概念普遍是農民、種植,實際上大農業是包括種植、養殖,所以在2000年我國畜牧業發展政策提出發展畜牧業、養殖業。單純的種植業不是完整的農業。

  作為一個奶業工作者,我期望它發展,它也確實在發展,但是始終沒有像人們所期望的。特別是“三鹿”事件,實際上就是“結石娃娃”,以及4年前在安徽阜陽出現的“大頭娃娃”,這是在中國奶業發展過程中兩個比較大的問題。但是教訓也是反面的經驗。問題發生了,給人們敲響了警鐘才會更好地處理、解決這些問題。我覺得“三鹿”事件以后的中國奶業會有更大、更好、更健康的發展。

  番禺廠商:自20世紀80年代掌控著全球75%軟包裝市場份額的利樂公司進入中國,已成為中國最大的軟包裝供應商。中國奶協提出奶制品包裝設備要走國產化路線的“中國的利樂”這個概念,您為什么要求利慧做成“中國的利樂”?它具備了什么條件、欠缺的又是什么?

  王老:現在我國整個乳品市場上,液態奶的產量在1500萬噸左右,其中70%是無菌包裝的。這個量我們可以推算出來,1盒奶250毫升,4盒是1公斤,1噸是多少(4000盒)?1500萬噸的70%再一乘(1500×4000×70%=4200000)就是它(利樂的無菌包裝)的量,這是個天文數字。所以牛奶的“服裝”是個大問題,關系到千家萬戶,它的需求是連續不斷的。牛奶的包裝怎么才能更精美、更實用、更便宜?這是一個目標。通過長期大量的進口?這個說不過去。所以我說,奶業是個發展的行業,無菌包裝也需要不斷地發展、不斷地跟進、不斷地嘗試。

  利慧這樣一個企業在廣東甚至番禺里邊可能是名不見經傳,但是它在行業里的影響是很大的。雖然同行的廠家有很多,但是利慧的自主創新的能力并不多見。這個本身也正是利慧的最突出的特點。相對那些動輒上百年的大企業,利慧在10年就有了6項專利、打破市場壟斷甚至吸引了國外企業的合作機會,這些都不容易的。

  利樂是瑞典的公司,利慧是廣州利慧有限公司。

  我跟他們(利慧公司高層)說,希望有一天利慧能做成中國的利慧,或者是說我們“中國的利樂”。

  說起奶制品的包裝,很多人都直接反應這就是利樂包,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現象——怎么能拿一個品牌作為包裝的名字?我是國家學生奶專家組的成員,學生奶的規定里有一條:它的包裝必須使用利樂包裝。當時我就明確提出這種提法不正確,應該是使用無菌包裝。利樂包裝本身就是一種宣傳,對我們民族工業的發展是不相稱的。所以我們說希望利慧做大、做強,使它變成真正意義上的中國利樂。

  2002年在北京開會的時候,羅總(廣州利慧包裝有限公司總經理羅朝煒)就笑著說終于完成了我“布置的任務”。

  當然他們也有不足的方面。他們單純做設備。包裝材料需求量也很大,他們現在也有這方面的想法,把包裝材料也考慮進來。

  我今天在和利慧高層溝通的時候對他們提出了批評。我說,你們做包裝的人不會包裝自己;你們搞技術的成天埋頭鉆研,但是你們的成就很少人知道。當聽說番禺區經貿局的蘇局長不知道他們鎮里有利慧的存在,我覺得很奇怪。所以在我們中國奶業振興的時候,和它相關的(包裝),應該要擴大它的宣傳。我直截了當地指出:利慧自己做包裝的連自己都包裝不好,怎么做強、做大呢?當然也可以理解。利慧幾個高層管理人員都是技術出身的書生,當一個總工是綽綽有余,但離總經理、總裁還有一定差距。

  番禺廠商:總體來看,您對利慧的評價還是挺高的。

  王老:確實從我們乳品工業的發展來說是需要民族的包裝的。

  利慧在國內同類的企業中是不可多見的。他們瞄準世界水平,走自主創新的路子,是不多的,我覺得可貴的就是在這些地方。外國的幾十年、上百年的企業積累了很多經驗,開始的時候我們可以借鑒、學習,但是不能停留,如何進一步完善、適應中國的實際,這個很重要。所以對他們來說,他們邁出了重要的一步。2002年在北京的時候,我一再說中國奶業發展的春天已經到來了,中國的包裝怎么去適應這個春天的需要?從現在看,這個方面是有進展,但是整個市場的結構還有待更大的變化。

  所以我們還需要加強各方面的工作。在利慧10周年他們總結自己的時候,怎么樣使自己更好地適應這個行業發展的需要,是一個重要的話題。

  番禺廠商:中國奶協提出包裝設備國產化、包裝材料國產化以破解利樂的長期壟斷,奶協是一個全程參與、監督的過程,亦或只是牽頭作用?

  王老:從中國奶協的角度來講,我們是抓牛、抓奶、抓原奶的供應,其余的都有各自相關的機構,比如中國乳制品工業協會、中國包裝協會、中國包裝聯合會等。看起來大家是關聯體,但實質不是同一個系統。所以從協會的角度,我們僅能提出建議、希望,不能下達任務。

  番禺廠商:在促進中國奶業發展上,中國奶協有哪些具體工作?

  王老:中國奶協更多的是側重原料的提供:養好牛,產好奶,多產奶。把牛奶包裝好、體面地上市就是包裝行業的工作,這是一種關聯體。

  番禺廠商:在利慧的LWG產品鑒定會上,您提出的“一個人、一張表、一份報告”具體是指什么?為什么有這樣的說法?

  王老:這個是我對利慧工作安排的建議。

  因為現在利慧有了一定的條件,但是它不會包裝自己,所以我就把我個人的建議量化了:所做的成績、成就通過一張表把它具體體現出來;通過一份報告把它全面地說明白;還有一個人,需要一個什么樣的人呢?一個能寫的、負責搜集行業里的信息、情報,當今的國際國內行業發展的人。

  利慧在這方面的工作還不夠,雖然做了很多工作、有很好的素材,但不會包裝。曾有歐洲的公司跟利慧接洽商量合作,在國外代理銷售他們的產品——這些都是價值體現、說明成就的好材料,但是他們不知道這是很好的素材,當作平平常常就過去了。

  鄧小平同志說“要解放思想、抓住機遇”,而他們埋頭技術的人成天就是圖紙、數據,思想是停頓的、僵化的。機遇對每個人都是平等的,但是有的人抓住了,“讓一部分人富起來”就是解放思想的一個體現;并不可能每個人都能抓住機遇。我跟他們的思想交流之后他們好像開竅了,我提出的“三個一”對他們有點觸動。我相信利慧的發展和我們民族的包裝行業的發展前景都是一片光明的。


 

版權所有 廣州市銘慧機械股份有限公司       粵ICP備10214971號-1       網站建設:品拓互聯  
全免费观看三级|全免费观看三级|日本毛片|日本黄色片|日本av网站